匿了 有缘见

写东西这个事儿 不能有功利性 不然会讨人厌的。

 

【旌奚】闻说

现代向 头一次写了 换换风格
大家慎点
我昨晚三点半又睡着了 秃头女孩的恐惧 hhh

01

林奚都忘了自己是怎么又成了萧平旌女朋友的,好像系里有个场子,她去喝了两杯,醉得不省人事。隐隐约约记得萧平旌在眼前晃悠,自己指着他鼻子吐了句脏话,再然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。

她喝得脑壳子疼,爬到床头摸索手机,一打开微信吓一跳。

荀安如:你俩以后好好的。
蔺九:你俩以后好好的。
蒙浅雪:你俩以后好好的啊。
萧平章:弟媳妇儿!跟平旌以后好好的。
东青:你俩好好的啊。
黎老师:明天下午三点来上课。/微笑/微笑/微笑
萧平旌:那个,咱俩以后好好的吧?

萧平旌的消息被一大群跟风的埋在了最后,林奚蒙了。...

 

【旌奚】陪你踏碎这一场盛世烟花

大家情人节快乐!!写了个情人节小甜饼,旌奚过七夕去了,然而我还是一条单身狗:)

这个点儿大家应该都睡了吧...晚安


燕草碧如丝的时节,恰逢大梁的乞巧。每逢乞巧节,金陵城里总要热闹一番。求姻缘牵红线的青年男女因此成就一生良缘不说,放花灯也甚是热闹,庙会更是人来人往,一副华灯初上夜未央的景象。


萧平旌同林奚本计划云游至南境,途中定要穿过金陵城郊,加之元时差人来了书信,说是思念成疾,询问平旌何时回去,二人这才预备着在金陵小住一段时日。一来探访金陵故交,二来林奚到了夏末便会旧疾发作,不好舟车劳顿,也顺道在金陵养养身体。


二人赶路赶得紧,只半天便从城郊...

 

【旌奚】春日晏

赎罪!来一发糖hhh

/婚后
/十分欢乐的云游生活
/原故事线
/算一个小番外了
/悄悄吃点肉

开了春,佘山的草木便绿了起来,山路尚新积了些冬日的枯枝败叶,再向上走走,便是一道儿残雪。

林奚收了药篓,顺着麻绳攀上岩去,不留神,手指被刺棘划开一道血口子,疼得她登时松了手。

“林奚。”

忽而有人在上面唤她,林奚还未应答,已被那人拽着手腕跌进他怀中。

身前人箍得紧,缄默不言的,林奚以为他有什么话想说,等了半晌不见他开口,终是忍不住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“没什么。”

萧平旌有一下没一下地捋着她的青丝:“这开了春,江南便潮热起来了。我担心你身子吃不消,不如向北走走?”

“也好。”林奚靠在他肩上点...

 

【旌奚】倏忽

昨天晚上熬到凌晨五点的低产...
春风渡ooc太严重了 虽然这篇也就一般般..
不过自认为文风是乱七八糟式可爱..还能看过眼的..
对于要上课到大年二十九的我 下周就靠旌奚的官糖苟且偷生了 哎

01

济风堂近来多了位棘手的病人,少年模样。身中奇毒,已昏厥三日有余。
  
这少年长得好,卓逸非凡,眉目疏朗,奈何气息奄奄。只苦了济风堂的老堂主,没日没夜地翻阅历代医学典籍。
  
老堂主名下唯有一位得意门生,名唤林奚,乃大梁人尽皆知的济风堂圣手。少女眉目清丽,长发如瀑,明眸皓齿,成日在药房中孑然一身,倒是不常坐诊。可她心思纯良,药堂虽有应接不暇之事,却也帮衬着师父一同研习解毒之法。
  
虽说医家学的是医用典籍,...

 

© 谢尘坱 | Powered by LOFTER